印尼小脚怪存在吗?比野人还神秘的小脚怪传闻

印尼小脚怪存在吗?美国的大脚怪传闻是和神农架野人一样神秘的野人传说,而在印尼虽然没有关于大脚怪的传说,但是却有一个小脚怪的传闻,上世纪20年代开始就有关于印尼小脚怪的目击传出来,印尼小脚怪非常神秘从来没人发现过,印尼小脚怪究竟存不存在呢?一起往下看看吧。

印尼小脚怪:

印尼苏门答腊岛上覆盖这百万英亩的雨林,除了有长臂猿、猩猩、太阳熊以外,还有一种非常神秘的生物就是印尼小脚怪,据说小脚怪身高在2.5英尺至5英尺之间,身上披着短黑毛,脖颈后面长着浓密的鬃毛,有时这些鬃毛能一直延伸到背上,上肢比猿类动物要短,喜欢在陆地上行走而不是在树上逗留,在地上留下的脚印很像是小孩子留下来的,只是要比小孩更宽一些,以水果和小动物为食。

印尼小脚怪的目击:

居住在当地的一个名叫范·荷尔瓦丹的荷兰人说,他曾于1923年10月遇到过这种动物,尽管他当时随身带着来复枪并且是一个有经验的猎人,最终却没有扣响扳机,我突然觉得我正在犯一起谋杀罪,他观察到这只动物的脸部呈褐色,几乎没有什么毛,前额绝说不上低,一对黑黑的眼眉灵活地动着,十分可爱,就像人的一样,鼻子有些宽,鼻孔有些大,但说不上蠢笨。嘴唇很正常,但嘴巴在张开时却很宽。它的犬齿不时地显露出来,显得有些大,比人类的要发达得多,我所能看到的它的右耳与人类的特别像,手背上有少许毛。范·荷尔瓦丹相信,他所看到的那只动物是雌性的,她大约有5英尺高。

关于印尼小脚怪的研究:

1989年夏,英国旅行作家德博拉·马迪尔来到了苏门答腊西南部的雨林中,在那里,她的向导告诉了她有关叫小脚怪的事并在哪里能够找到它,马迪尔对此表示怀疑,于是向导就把自己的两次目击经历告诉了她,吃惊之余,马迪尔开始访问这一地区的居民并收集了许多目击报告,所有的报告都有一共同点,即这种动物有着大而突出的肚皮,这在以前有关这种动物的报告中是没有的。

一些报告说那鬃毛是深黄或茶褐色,另一些则说是黑或深灰色。马迪尔提醒这些目击者说他们所见的动物可能是猩猩、长臂猿或太阳熊之类的,但他们坚决否认了这一点。马迪尔听说葛林芝山南部地区经常能看到这种动物,就只身前往,尽管她没能亲眼看到,却发现了一些足迹,每个脚印的轮廓都很清晰,连大拇趾与四个小趾都那么清清楚楚,大拇趾的位置与人脚上大拇趾的位置是一样的,每个脚印长约6英寸,脚趾处宽约4英寸。

马迪尔补充说,“如果我当时的位置靠近一处村庄的话,我一定会以为这些脚印是由一个7岁左右的健康孩子留下的。只是大拇趾即使对于一个习惯于不穿鞋的人来说,也显得有些太宽了。”由于下着雨,光线也很差,马迪尔拍摄的这些脚印的照片效果不好。但她还是设法制作了一个石膏印模并带往森林公园的总部。公园的主任原来一直不在意有关“小人”的报告,他对马迪尔说,当地人头脑太“简单”了。

但当他与工人们看到马特的石膏模时,他们承认这是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动物。不幸的是,这个石膏模——这次事件最重要的证据——被送往印度尼西亚国家公园管理局,之后就再也没被见到或听到过。马迪尔不断努力争取对这个石膏模进行鉴定或至少能拿回来,但最终都失败了。马迪尔希望能继续进行调查。她有八成的把握确信“小人”生活在苏门答腊西南部的雨林中。“如果说它们是陆居且善于躲避,”她说,“那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它们逃过了动物学家们的注意,只有当地居民才知道它们。”

在2001年,一个由亚当·戴维斯带领的英国业余探险小组发现了一组被认为属于“小脚怪”的足迹。随后,拓下来的足迹被送往英国剑桥进行分析,结果显示,足迹无法辨明是何种动物留下的,因为足迹混有人类、长臂猿、黑猩猩足迹的特征。

2009年9月,英国研究组织Centre for Fortean Zoology前往葛林芝寻找传说中的“小脚怪”。在当地部落向导的带领下,他们果真目击了“小脚怪”并拍下了它的足迹。照片被保存了下来,作为这种传说生物存在的证据。

推荐阅读:

美国军人目击到大脚怪出没

印尼拍摄到类似大脚怪的巨大生物?

美国目击者拍到史上最清晰的大脚怪

未知生物大脚怪一次4个现身黄石公园

玛雅文明,一直都是一个神秘的存在,很多雅玛的遗址和很多的遗留下来的东西,证明玛雅文化缺失存在过,也从鼎盛到衰败。而对于玛雅文化却是十六世纪的时候被西班牙帝国所消灭叼,而亚麻文明也从此消失,那么揭晓玛雅文明神秘消失真相到底如何?一个拥有高度文明的民族又为什么会灭亡呢?这一直都是未解之谜,也是很多人的以后。和51区小编在恐怖事件中一起来看看吧!

玛雅文明之谜


玛雅文明,是古代分布于现今墨西哥东南部、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伯利兹5个国家的丛林文明。虽然处于新石器时代,惟在天文学、数学、农业、艺术及文字等方面都有极高成就。与印加帝国及阿兹特克帝国并列为美洲三大文明(阿兹特克帝国与玛雅文明位于中美洲;印加帝国位于南美洲安第斯山一带)。玛雅文明和天外来客是当代两个不解之谜。世界上许多科学家孜孜不倦地进行了大量的探索。艾利克和克瑞希·乌姆兰根据现代宇航和考古方面的新发现,作出了一个大胆而离奇的结论:玛雅文明和天外来客是有联系的。玛雅文明的消失尚有“天灾说”、“传染病说”、“经济问题说”、“社会问题说”、“集体自杀说”等。

丛林里的秘密



一千多年前,在一片浓密的雨林中,灭绝人性的大屠杀留下了成千上万的人类骸骨。一千多年后,水坑中保留下的有力的证据,向我们揭示了大屠杀死难者的身世和遭遇,以及历史上一个伟大文明的覆灭。玛雅大屠杀遗址被发现!

考古学家感觉就像走进了犯罪现场:人们被残忍地杀害,然后抛尸水坑,浸泡了上千年……是祭祀吗?就像在数学和天文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不可否认一样,玛雅人对暴力和杀戮的嗜好也不容否认。对于玛雅人来说,祭祀是非常重要的仪式。玛雅人相信众神是由人血供养的,所以他们敬献鲜血给神灵,希冀神灵赐予他们充足的粮食收成作为回报,并认可他们的王拥有神圣的地位。因此,对于坎昆丛林大屠杀的一种可能的答案是:这些死者是供奉给神的祭品。

然而,按照惯例,玛雅人会选择一两个身份地位很高的人作为祭品敬献给神,而且还要举行盛大的仪式。可是,丛林里掩埋了太多的死者,他们的尸骨被乱扔一地,这些人看上去既不是正常死亡,也不是死于活人祭祀。那么,他们是谁?为什么被杀死?是谁杀死了他们?

在骸骨附近,考古学家发现了一些陶片,经鉴定,它们被证明来自公元800年。这是一条关键的线索,它将我们直接带回了发生在1200年前的一场或许是人类迄今为止发现的最骇人听闻、规模最大的大屠杀案发现场……

骸骨提供的线索让考古学家无比震惊:死者并不全是男性,还包括女性和儿童……在今天的墨西哥、伯利兹、危地马拉以及洪都拉斯这几个国家,1200年前曾经是玛雅帝国的疆域,散布着大约50个独立城邦。玛雅人在这片土地上建造了雄伟的建筑和

精美的艺术品,发明了美洲大陆最复杂的书面文字体系和精确的天文历法,玛雅星相学家甚至绘制了整个星空图。

在这些城邦中,坎昆不是最大的,但它却具有一个非常大的优势——地理优势。坎昆位于玛雅人的主要贸易线路的交汇点上,玛雅人买卖物品、运输货物都必须经过坎昆。

此外,坎昆还有一个强大的资本——塔吉·查纳克。此人统治坎昆长达40年之久。每座玛雅城市都有自己的王,但塔吉·查纳克是这些王中最卓尔不凡的。他带领臣民举行大规模的祭祀仪式,敬献鲜血,祈求和平、繁荣,以及赐予生命的雨水。他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划破身体,割伤舌头,刺穿生殖器。

正是因为拥有塔吉·查纳克这样的圣君,以及作为贸易线路集汇地的战略地位,坎昆被推E了权力和财富的顶峰。然而,短短100年间,坎昆及其周围所有的玛雅城市都变成了死城。玛雅文明为什么在经过许多世纪的辉煌之后,突然之间就迅速消亡了呢?玛雅文明消失之谜是迄今未能破解的一大谜题。那么,发生在坎昆丛林里的一场骇人听闻的大规模屠杀能提供给我们寻找答案的线索吗?

年前,大量死者的尸体被扔进坎昆王宫附近的一个水池——它曾经是玛雅人的圣池。而今天,这里早已成为雨林深处一个无人问津的泥塘——尸体沉入泥泞的池底,淤泥和池水将尸骨覆盖,使它们1200年来未遭到破坏,直到考古学家进入丛林深处,展开考古调查。

对这些挖掘出来的人类骸骨的检验证明,死者不仅有男性,还有女性和儿童。这让考古学家感到震惊,而法医学家的发现也令人吃惊:与人类正常的颅骨相比,这些死者的颅骨显然不正常——死者的前额明显地向后缩,使得头部两侧向外鼓出,看上去就像玉米棒。考古研究证明,这并非基因缺陷造成的。

男男女女,大人小孩,奇怪的头骨,考古学家指出,这些都暗示死者的身份非同寻常。那么,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呢?

对玛雅文明的考古研究发现,只有王族才能拥有玉米形状的头骨。玛雅王族的孩子在颅骨尚未发育完全时,会被人用木板夹住头部,使颅骨慢慢长成竖长的形状,以此向玉米神敬献祭礼(玉米在玛雅人的生活中极其重要)。在坎昆泥塘中找到的一些东西提供了进一步的线索——玉。

对玛雅人来说,玉是比黄金还要珍贵的东西。发现于泥塘中的死者穿戴着玉器,其中还有人佩戴着比玉更为贵重的东西——用美洲虎的牙齿做成的项链。一只美洲虎有4颗犬齿,而在坎昆出土的一条项链上共有36颗犬齿,这就意味着制作这样一条项链需要猎杀9只美洲虎,可见其价值不菲。此外,死者还佩戴了绿咬鹃的尾羽。在玛雅文化中,这种极为美丽的羽毛象征着崇高的地位,只有贵族才能拥有(当时,如果百姓杀死了绿咬鹃,就会被处死)。

玉石、珍珠和绿咬鹃羽毛,这些东西在古代玛雅只有贵族和王室才能拥有。王公贵族们希望自己死后仍然能拥有奢华的生活,于是他们佩戴珠宝、手握玉器走向来世。他们的身上涂满朱砂,象征着生命可以得到永恒。他们还戴着精致的面具,用以掩盖肉身的腐坏。

玛雅大屠杀自此坎昆雨林死者的身份昭然若揭:他们是当时的王公贵族。这个发现让考古学家无比震惊,因为它意味着1200年前发生在丛林里的杀戮绝对不是普通的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