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花篮水塔可以从空气中提取淡水

世界上有些地方会缺水,通常要么挖井寻找水源,要么引水或举家迁移。但是在埃塞俄比亚缺有些不同的做法。长年干旱的埃塞俄比亚东北部,由于严重缺,哪里的人们想了一个非常巧妙的办法来缓解缺水危机。

2012年春天,一位叫阿图洛·维托里(ArturoVittori)的意大利建筑师突然决定去埃塞俄比亚走走,到那里去兜兜风。飞机抵达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之后,他与埃塞俄比亚本土建筑师塔德西·吉尔梅·杰布里济巴(TadesseGirmayGebreegziabher)共同踏上了一路向北的旅程,沿途经过了拉利贝拉的传奇岩石教堂和贡德尔的十七世纪古堡,以及巴赫达尔那片波光粼粼的塔纳湖。

一路下来,这位意大利建筑设计师积累了一肚子问题。塔德西说:“我们在路上看见很多女人扛着大桶走来走去,维托里就问我她们在干什么。我就告诉他说,她们在取水回家,因为她们的居住地附近没有可用水源,我小时候也得干这种活。”

路上的经历,使维托里感悟良久。“我目睹了埃塞俄比亚人艰难的生活现状,看到这里的妇女儿童不得不步行数公里去取水,而且集水的过程也十分危险,”他这样对我说。“所以我开始琢磨,怎么帮他们找到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

就这样,WarkaWater水塔的概念诞生了:搭建一个花篮形状的塔型建筑,采用竹子或芦苇作为框架材料,利用上面悬挂的织物来收集雾气。这种轻型结构的设计十分简单,只需要村民用当地的农作物材料和他们所掌握的编织技能就能完成。

用芦苇搭建的网状结构外壳,可以收集雾气凝结的水珠,然后引流滑入底下的储水容器里——这个设计引起了轰动的反响,获得了当地人民的大力支持。

据维托里估算,这种集水装置每天可以存储50到100公升的淡水,而且造价只需约500美元,还不需要借助任何机械工具进行安装(否则成本至少上千)。WarkaWater水塔的结构上没有活动部件,使用起来十分安全,保养费用也很低廉,而且完全绿色环保。

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已经有人在利用这种WarkaWater装置进行集水了。比如在智利和秘鲁的高地,如果赶上合适的天气,每天差不多能集取到几百公升的淡水。当然,这样的产量只有在水雾浓得像汤一样的密林丛中才比较容易实现。但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为什么WarkaWater水塔的结构看起来会那么复杂?

对于维托里来说,这就是他的艺术作品。从北京到开罗,从开罗到旧金山,WarkaWater已经为他在一系列国际展览上带来了巨大的赞誉。“如果你想做一些可持续发展的东西,美学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他解释道。“如果这东西看起来就很漂亮,人们会去欣赏它,那么它就有更多机会被整合化。”

“它看起来就像一朵巨型花蕊!”塔德西赞叹道。“它就是为了美学而设计出来的。”

然而在埃塞俄比亚农村的现实背景下,没人能保证这种看起来异常可爱漂亮的WarkaWater水塔艺术品能顺利交付使用。当地已经建成了五座原型塔,截至目前却仍未进行现场测试。在完成商业计划之前,这个项目就需要吸引到投资者的注意,而且WarkaWater水塔的最终设计仍在不断完善之中。

其中最著名的一个模型之前已经在米兰展出过,它高9米,使用的是一种叫做juncus的高韧度芦苇,这种原材料是从亚洲进口的。维托里介绍说,最终的设计成品高度可能要达到12米,并且应该会由当地的农产品建成,竹子就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即使设计完成,还有别的需要担心的地方。

埃塞俄比亚是国际慈善机构的老朋友——自上世纪80年代灾难性的大饥荒以来,三十年过去了,大量媒体把这个国家推到聚光灯下,倾以数百万美元的捐助款项,还为流行歌手BobGeldof的辉煌事业助了一把力,使得很多人依然觉得这是一个深陷极度贫困之中的国家。但其实局势已经发生变化了:在进行中的国际援助帮忙下,埃塞俄比亚在降低贫困率的方面取得了突出进展,孕产妇死亡率和营养不良儿童的病死率大幅下降,令很多专家都感到喜出望外。

然而这个国家仍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口每天生活标准不足1.25美元,大概80%的人口居住在农村地区,大部分依靠小规模农业活动养家糊口。埃塞俄比亚解决这种问题的办法是自上而下的——你也可以将之视为某种“独裁制度”:自来水管道工程是从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开始推行的,埃塞俄比亚本国的开发人员也将目光集中于此;但在人口过于分散的农村地区,地下水井却仍是最常见的解决方案。

我去拜访了亚的斯亚贝巴大学水利基础设施方面的专家杰瑞米·萨西鲁(GeremewSahilu)教授,他认为WarkaWater水塔听起来是个好主意,但“需要详细研究具体在什么样的地区环境中才真正有效,然后再将其放到更多地区”。他还说:“我不是说他们必将面对这样的问题,但他们从一开始就应该知道如何适应整个系统,并适应其中的相关利益争夺。”

教授的观点可以归结为一个问题:埃塞俄比亚是否真的需要WarkaWater水塔这种小型集水计划项目?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统计,为了满足最基本的生活需求,每个人每天需要消耗掉20公升的淡水,而这刚好是一个大水罐的标准容量。在埃塞俄比亚,每个农村家庭的平均人口超过五人;因此一般情况下,每名妇女(这项任务也不幸地落于女性肩头)需要足够强壮到可以每次同时携带两个大水罐,然后还得从最近的水源往来三次,才能获得保证家人健康的用水所需。

有了这样的数据做基础,再来想象一下在社区里建造WarkaWater水塔的实用性——可见其提供的好处几乎是微不足道的:它每天的产水量只有100公升,按照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所统计的基本标准,最多只能满足五人的生活用水所需。因此,你得在整个农村地区建满这种花篮样的大水塔,才能满足整个村庄的用水量。即使这种建设规模可以实现,还要看当地的环境和温度是否有利于雾气的冷凝;即使这个水塔每天最高的储水量能达到100公升,在低洼地区的气候条件下也很难实现。

不过幸运的是,埃塞俄比亚拥有足够多的高原土地。萨西鲁教授认为,该计划仍然具有一定的潜力:比如在学校或者医疗中心旁边建设这样一个WarkaWater水塔,必然也是有所帮助的。毕竟,冷凝集水法对于埃塞俄比亚来说还是一项全新的技术,它“非常值得一试,对于某些人来说也很有研究的兴趣。”

维托里希望,他的第一个进入运转的WarkaWater水塔能够在2015年底时投入建成,届时一定会是件十分漂亮的作品。“这就是我设计理念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艺术必须是有用的。埃塞俄比亚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大自然就是这一切美丽景色的主宰者。而这种自然之美,也必然是实用的。”

23日在东京都丰岛区立公园“池袋本町可看到电车的公园”内的部分区域,侦测到平均每小时最高达480微西弗(μSv)的辐射剂量,认为在地下埋有某种物质。相关单位在24日下午,从公园的地底挖出一块不明黑色石头外型的物件后,该区域的辐射量马上下降,推断这物件就是源头。

日本政府规定,必须去除辐射污染的标准值是平均每小时0.23微西弗,23日在“池袋本町可看到电车的公园”内附近溜滑梯等复合游乐设施检测出,平均每小时0.06至2.53微西弗的辐射剂量,最高数直已超过标准。另外,在某一部分更侦测出平均每小时480微西弗的辐射剂量,比福岛核电厂高出20倍之多。

日方相关单位发现后,从23日起已经将公园的复合游乐设施周边拉起警戒线,禁止民众进入。直到24日下午,日本原子能规制厅从该区域内地底深度约10公分处,挖出一大块布满泥土的圆形块状物;块状物挖出后,该处辐射量数值也有下降现象,推测块状物就是辐射来源,也已交由相关机构进行分析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