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章惇是睚眦必报的执拗性格?他到底做过些什么

  章惇,博学善文,仁宗嘉祐二年(公元1057年)中进士,斯时,比他年长十岁的侄子章衡中进士第一名,章惇觉得作叔叔的丢了面子,竟不听别人劝阻,推辞敕令而出。执拗的个性由此显现,其后,再次参加科考,中甲科,调为商洛令。

  一次,章惇与苏轼同游南山,走到仙游潭,潭下临万仞绝壁,壁上有一块很短的横木,章惇请苏轼到壁上题字作记。苏轼俯身望一望潭下,雾气氤氯,深不见底,当即摇头,连说不敢。章惇却从容走到潭边,吊下绳索攀着树,提起衣服就爬下去了,用毛笔在壁上大书:“苏轼、章惇来此。”然后攀树缘索,回到潭边,面不改色,神采依然。苏轼拍拍他的肩膀说:“他日君必能杀人。”章惇不解,问道:“何以知之?”苏轼说:“能自判命者,能杀人也。”章惇听罢哈哈大笑。

  神宗熙宁初年,王安石拜参知政事,执掌朝政,他很赏识章惇的才华,用其为中书校正。当时朝廷正在经制南、北江少数民族,又任命章惇为湖南、湖北查访使。提点刑狱赵鼎说峡州一带的少数民族百姓苦于其酋长的剥削,正在商议内附朝廷。辰州一个叫张翘的布衣百姓也说南、北江的一些少数民族欲归附大宋。由是,王安石把招抚少数民族的事下派给章惇。章惇却招募流放人员李资、张竑前往两江招抚。这两个家伙是好色之徒,竟将当地妇女搜集奸淫,不久便被酋长杀死并发兵攻宋,一时两江震动。神宗深怪章惇违命误事,将其贬修起居注,后召回京师。

  宋哲宗继位,宣仁太后垂帘听政,章惇知枢密院事。他和蔡确一唱一和,矫称拥立哲宗定策有功。不久,司马光以旧党领袖召拜门下侍郎,次年闰二月,拜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司马光执政后,废新法,黜新党。很快蔡确被罢官,章惇心中惴惴不安,索性背水一战,上疏驳司马光的变更役法,洋洋数千字,大意说:“如果保甲法,保马法一日不罢,则一日害存。象役法在熙宁年间急改成免役法,才生弊端。今复为差役,应议论尽善,然后实行,不应该急剧变革,以贻反日之悔。”吕公著说:“章惇所论固有可取之处,但是专意求胜,有失朝廷大体。”因此,废新法之举并未停止。这让章惇十分愤怒,与司马光、吕公著在帘前争辩,言辞激烈,触怒了宣仁太后,被贬为汝州知州。

  哲宗元祐八年(公元1093年),宣仁太后离世,宋哲宗亲政。次年四月,改当年为绍圣元年,明令绍述神宗新法,罢免宰相范纯仁、吕大防,执政苏辙等旧党,重新起用章惇为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专以“绍述”为国家重事,凡是元祐年间所废除的一切役法全部恢复。

  章惇又提拔蔡卞、林希、黄履、来之邵、周秩、翟思、上官均等人居要职,互相拉拢,朋比为奸,公报私仇,凡是得罪过他们的人,无论大小,无一幸免,死者祸及妻儿。甚至抵毁已故的宣仁大后。很放肆地公开说什么:“元祐之初,老奸擅国。”

  又请哲宗下令挖司马光、吕公著的坟,劈开棺木,扬尸暴骨。哲宗以为不可,章惇心里很不痛快,再请编辑分类元祐党人章疏。又治刘安世、范祖禹谏禁宫中雇乳媪之事;又以文及甫诬语,劝诱蔡谓去上告刘挚、梁焘有谋反之心,兴起同文馆狱;命蔡京、安悼、骞序辰等挖根究底,竭尽全力置这些人于死地;又商议派遣吕升卿、董必察访岭南,尽杀流人。

  这一系列倒行逆施的行为,引起宋哲宗的反对,他说:“联遵守祖宗遗制,不曾随便杀戮大臣,其释勿治。”尽管如此,得罪过章惇的人还是其位难保,多被贬徙出京。

  章惇任用邢恕为御史中丞。邢恕俨然是章惇的得意走狗,指哪儿咬哪儿。他诬陷司马光曾对范祖禹说:“当今天下主少国疑,宣训事犹可虑。”所谓“宣训事”是指什么呢?宣训原是北齐娄太后所住的宫殿名,这位娄太后曾废他的孙子少主而立他的儿子常山王高演为帝。邢恕以此影射司马光,诬陷宣仁太后有废哲宗而立其子之意。

  邢恕又奉命诱逼高士充上书,说他父亲高遵裕临终前曾屏退左右,对高士充说:“神宗皇帝弥留之际,王珪曾派高士充来问:‘不知皇太后欲立何人?’我怒斥士充出去。”这些凭空捏造的谎话,都是为了诬蔑宣仁太后所设。章惇据此追贬司马光、王珪,追赠高遵裕为奉国军留后。章惇还暗中勾结宦官郝随,上疏请追废宣仁太后,遭到皇太后、太妃们全力反对,哲宗焚其奏章。郝随得知后,连忙密告章惇。第二天上朝,章惇又提及此事,哲宗厉声呵斥:“卿等如此作为,是不想让朕死后见英宗皇帝吗?”章惇这才不敢再提废宣仁太后之事了。但他仍不甘心就此罢休,又陷害元祐年间宣仁太后所立的孟皇后,联合郝随,劝哲宗使用掖庭秘狱,将孟皇后废居在瑶华宫。事后,哲宗十分后悔,常独自长叹:“章惇坏我名节!”

  早在神宗熙宁年间,宋神宗就用王安石之言,开边熙河,谋灵、夏之地,此后十几年,宋一直对西夏用兵。元丰四年(公元1081年),种谔取西夏银州(今陕西米脂西北)、夏州(今内蒙古乌审旗南白城子)、宿州(今陕西靖边西北的内蒙古境),但并未留兵把守。第二年宋神宗采纳徐禧的建议,在银州东南筑永乐城,作为银州的治所,谋占寺西夏横山地区,进逼西夏都城兴庆(今宁夏银川)。永乐城建成后,西夏倾全国之兵进攻,败宋军于城下,然后又久围城不退。城中缺水,大半将士被渴死,最后西夏兵终于攻破永乐城,杀死徐禧。神宗闻之,当即恸哭,被迫停止对西夏用兵。

  后来,元祐辅臣认为西夏用兵并非抢夺城砦,只是想收回故地,所以把元丰四年攻占的三州还与西夏。章惇认为元祐辅臣的做法蹙国弃地,实不可取,于是,大肆开边,绝西夏岁赐,进驻汝遮城,在陕西各路五十余地开战,结果却损兵折将,复弃青唐之地,死伤士卒不可胜数,使无数父母、妻子失去了儿子、丈夫和父亲,一时怨声载道。

  章惇欲阻塞民议,请皇帝下诏,中外暗中监视,百姓有言此事者,按违律处置。而且大赏“举报者”,一时攻訏告密之风大盛。有一个人喝了酒大谈此事,被章惇知道,立刻拘捕入狱,皇帝下诏,说姑且念他酒后失言,宽免为是。章惇哪里肯听,竞残忍地把该人杀死,以儆天下。但是,残暴的酷刑只能阻止人们明论章惇,却无法遏止心头的愤恨。

  章惇不仅对黎民视如草芥,对皇室也不放在目中。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宋哲宗驾崩,因为哲宗无子嗣,皇太后招集大臣共议所立,章惇无视母仪,厉声说:“按照礼律,当立先皇一母之弟,神宗帝庶子简王为帝。”皇太后说:“哀家无子嗣,那么诸王都是神宗帝的庶子。”章惇又说:“如此则以长幼为序,申王当立。”太后又说;“申王体弱多病,恐不当立。”章惇还要进一步要挟太后,言辞犀利,大臣们无不反感,知枢密院事曾布看不下眼,大声指斥道:“章惇,听太后处分!”皇太后决定立神宗的儿子,哲宗之弟端王赵佶为帝,即宋徽宗。特进章惇为申国公。

  章惇不仅性格执拗,执政后,更是欺上压下,恃强凌弱,扶植党羽,铲除异己。他的结发妻子张氏端庄贤淑,当他入相时,张氏病体垂危,临终前叮嘱章惇:“相公为相主政,千万不要恃权报私怨。”张氏去世后,章惇悲痛欲绝,常对朋友陈瓘表达自己思念亡妻的痛苦。陈瓘冷言相激:“与其徒自悲伤无益,何如念其临终所赠之言?!”章惇则无言以对。

  正是章惇睚眦必报的执拗性格,让他饱受后世的诟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甲午战争清军阵亡三万人,那么日军阵亡多少人?

  作为一名中国人,对于日本人几乎都是不存在好感的,因为这个国家就像是强盗,抢走了我们国家很多东西,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当时的中国比较落后。 其实中国和日本还是存在着一些联系的,不仅仅是近代日本对于我们国家的烧杀抢夺,也是因为古代日本和我们国家的关系,据说日本这个岛国是秦始皇为了寻找长生不老药派出的童男童女后来繁衍出来的,那个时候秦始皇的一个手下带领着几千个童男童女去岛上寻找长生不老药,后来没有回来,便在那里定居,才发展成了现在的日本。

  在古代,中国的实力非常强大,外国还会经常派人来到中国来学习先进的事物,只不过到了近代,中国还是和世界脱轨慢慢沦落下去,欧美一些国家则越来越强大,日本这个国家就转而向欧美国家学习,学习欧美的资本主义制度和一些欧美的文化。

  正是因为效仿欧美强国的制度,日本国家迅速崛起,于是发动了甲午战争,从那以后日本开始踏上了侵略的不归途,侵略中国对于日本来说无疑是能够促进更好的发展,但是对于中国来说,是极其不公平的。

  当时的日本通过明治维新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后来工业革命出现了高潮,作为一个岛国,要发展工业最缺乏的自然是资源,但是清朝物资丰富,于是日本就打起了中国的主意,当时的清朝还认为自己的天朝大国,没有像日本一样学习其他国家新兴的制度来变革国家,可以说中国和日本的战争史不可避免的。

  甲午中日战争爆发了以后,清政府投入了大量的兵力,据统计,零零散散的加起来一共有100万人,我们中国作为人口大国,投入了一百万兵力也是很正常,但是日本作为一个岛国,本来就没有多少人口,但还是派出了二十余万的兵力,双方的兵力相差的很多,但是在装备方面清朝根本没有办法和日本比,当时的清朝除了人力和财力其他几乎一无所有,结果可想而知,清朝战败了,损失了三万人,那么日本损失了多少兵力呢?只有1132人,这个结果震惊了所有人。

  这次战争也让日本人尝到了甜头,其他国家也纷纷来分一杯羹,中国在外国的侵略之下,慢慢的沦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