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5天的怪梦

在两年前,我从周一开始一直到周五都在做怪梦。

周一,梦到我小学五六年级时住的地方,梦里的我在当时我很喜欢的一个花奔,水族的店里,我在里面看到了很多小莲子,我觉得很可爱正要买下来,一个风尘仆仆白胡子老头要收我做徒弟,之后我就傻乎乎醒了。之后四天跟第一天貌似没有任何关联。

周二,梦到我和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逃命,梦里,我们是妖,被很多人追杀,那个家伙异常的冷,就像小时候的我,我小时候很不亲近人,几乎是成年之后性格才有所缓和,那个生人勿进的我在我的后面给我断后,之后我们被逼到一条十米左右的河边,但河的中间部分有浅摊,我们看到河里有一天将近4米的大鲶鱼被人们网住,正挣扎着,我在前面扫了一眼后,就一个跳起直接跳到了浅摊上,没有停顿蜻蜓点水就到了对岸,那个生人勿进的我几乎跟我同步,出现在我身边,之后我继续跑,他就消失了,在一片林子里,我看到了一群“人”在围捕另一个人,我脑子里立刻就有一些不属于现实中我的记忆,知道哪些“人”是我的族人,他们在捕猎食物,之后我就晕倒了,等我再醒来时,有一对中年夫妇,慈祥的看着我,身边是一堆人把我围在中间,他们的衣服,有些像是埃及那边的,我脑子里的记忆是,他们是我的父母,我们准备开饭了,正在举行吃饭前的仪式,在篝火周围跳着舞步,我没有跳只是看着他们。

周三,我又梦到了那个生人勿进的我,我们在国外一个景区,景区里有一个项目类似于碰碰车,车上也有一条保护绳,是保护车子在陡峭的不行的山路上行驶时候不掉下去的,之后我就看到,梦里的那个我去了没有保护绳的车子面前开上就走,我因为前一天的梦对他有了信任感和好感,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孪生兄弟,我什么都没有想就跟他前后脚开车在陡峭的山路上漂移,速度都是快的紧,但不管我怎么加速也离他有20米左右,在一处将近九十度的拐角处,他没有漂移好,车子直接冲向悬崖底,我远远看到就立刻减速了,他车子的三分之二已经悬空,之后他挂了一个倒挡,一个油门加漂移直接停到了终点的空地上,我在车里惊的下巴都快掉了,我之后我把车停到他车旁边就去了刚刚车子悬空的位置,看到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大峡谷,我直接就被这一幕从梦中惊醒,但我自己觉得,他就是在护着我,如果不是他在前面,我开过去可能就掉下去了。

周四,我梦到自己是只妖,是个狐狸,我坐在沙发上看着我怀孕已经九个月的妻子,那个女的人类,我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看着那个女人一直在出血,我心里又怕又急,怕的是,我突然想到出生的是个怪物,急的是梦里的我是爱她的看她很痛苦的样子我于心不忍,我抽着烟看着她,几乎就要精神失常不知道该怎么办,很是颓废。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只有我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出现了“那个孩子不能出生,他是个怪物,看她多么痛苦啊,不如帮她解脱”不知道为什么梦里的我很服从的照做了,显出半米长的指甲,直接将她的肚子剖开,但我并没有看到一个成型的东西,而是血糊糊的一块肉,看着满手的鲜血,我安静了下来,没有了任何的急躁,我出了家门,我的家在一条十字路口,家门左右都有路,我站在门口满手鲜血抽着烟,就在这时,他从左侧的前面一处拐角处出现了,他来到我的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第一次那个我和我说话了“名字是最好的伪装…”之后梦里的我就跟他一起往前走去,到达前面的拐角就各自离开。醒来后我突然觉得…哎那个我跟我没啥差别,屌丝…这句话说得没毛病…听不懂啊!

周五,那个梦很平常但又很不同,梦里,我在一个四口之家,就跟我想象的一样,他是我的哥哥,对我很好这次他跟之前不同,我们有对话,但我并不记得说了些什么,梦里他比现在的我还好,虽然我得性格比小时候好的很多,但也几乎不接触什么人,这次梦里的他,简直就是个暖男,异常的暖,开朗阳光的笑容挂在他的脸上,直到有一天下午,我们两个都在房间里好像是在聊天,这时候他突然捂住胸口很痛苦的样子,我问他怎么了,他就吼我,就在那顺间我又看到了那张类似生人勿进的脸,但很快他就没事了,也没有在给我那种感觉,在梦里又过了很久,在一天下午父母都没有在家,很暖的阳光从窗子照进来,我正睡觉,但很轻,我感觉到有动静就睁开眼看到,哥哥跌跌撞撞的跑出去,我后脚就追了出去,但没有追上,我在街上一边找一边喊,梦里街上没有一个人,都是高级的店面,我正找着就好像闻到了血腥味,我转过头,看到哥哥,抱着一个中年大叔,我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他放开咬着那人脖颈的嘴,他的眼睛血红色,那个大叔脖颈上有两个牙洞还流着血,哥哥的面孔就变得跟之前几天一样,冷漠无情,静静盯着我看。

说一个题外话,还有一个梦,但是不是我的梦,听了后我也觉得很恐怖,至今心有余悸,那是我的对床,我们俩下面没有人,是桌子,那天下午我正睡觉,听到他喊好恐怖,我就醒了,问他咋了,但他没醒是梦话,两个小时后,同样的语气,同样的场景,我又醒了看着他,他跟我说,他做梦,梦到刚刚进宿舍看见我坐在我对面下床上正聊着天,有说有笑,就在这时候,他头上的那个床上睡着的人醒了,他半躺在床上,手撑着头,那个人也是我,他问“你们笑啥呢”当时我那个室友就被吓得动弹不得,随后那个上铺的我就开始笑,从开始的微笑一点点的变得夸张,后开始发笑,随后笑的越来越疯狂,之后把他吓醒,他告诉我在梦里,他喊过好恐怖,好恐怖,没喊出生是心里喊得,但是我却听得很真,两个时间点一样的事情但是他否定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穿越了。

我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我跟别人提起,他们说可能是人死前发出最后的信号,可能是我前世,被偷走了而且早亡,那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是我的亲哥哥,在死之前对我很是思念,之后这一世的我也接收到了讯号,所以才梦到这些,大家觉得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生人勿进的我究竟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