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监安德海娶妻:娶有名的梨园,慈禧送礼物

在宫廷之中,太监是一个卑微的职业,作为“净身之人”,太监娶妻的事情,是不会轻易发生的。不过,大太监安德海是个例外,安德海是慈禧身边的太监,却公然娶妻。太监安德海娶妻,不仅娶到了梨园名角马小玉,就连慈禧太后都送上一份大礼,这太监当的也真是厉害。

太监安德海娶妻

在清朝历史上,太监娶妻的事情少之又少,安德海是个特例。慈禧太后准许安德海娶妻,并且送上一份厚礼:白银一千两,绸缎一百匹,以示对安德海的喜爱之情。

当然,作为慈禧太后宠爱的贴身太监,安德海也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张狂,不仅公然娶妻,而且大操大办,大摆酒宴公开迎娶19岁的美人马赛花(又称马小玉)为妻。

在清宫中,太监与宫女是最寂寞无助的二个群体,为了排遣深宫中的寂寞,有的太监与宫女就会结成对食的关系,互相照顾,彼此慰藉。

但像安德海这样公然娶妻的人,恐怕除了他一人之外,别人不敢,也不会享有这个待遇了。

同治七年,即1868年的冬天,大太监安德海在前门酒楼“一品香”,公开举行婚礼,迎娶梨园名角马小玉。在这一天,安德海身穿蟒袍,头戴花翎,笑逐颜开,光明正大的娶妻,一直引得万人空巷。

马小玉,原名马赛花,为徽班唱旦角的美人,14岁在梨园圈里崭露头角,16岁入宫为慈禧太后唱戏,被安德海看中,后在安德海的威逼利诱之下,嫁给了安德海。

安德海娶妻的事情,如一颗炸弹一样,在京城内炸开了花,一时之间,皇城内外的人,对太监娶妻的事情议论纷纷,有表示羡慕的,也有对此事嗤之以鼻的。

安德海,作为一名大内太监,能够明目张胆的娶妻,除了自恃有慈禧的厚爱,自然也少不了慈禧的默许,要不怎么还会送上千两白银的厚礼。可见,慈禧与安德海这一对主仆的关系,真的是非同一般的。

安德海与慈禧

看过安德海简介的人,一定了解到安德海的出身,以及安德海这个人的品性了。安德海自幼入宫,因为生得机灵,会察言观色,深得咸丰皇帝与慈禧的喜爱,被咸丰帝留作御前太监,甚是得宠。

安德海与慈禧太后之间,能够走得更近,主要源于一件改变清朝命运的大事,即“辛酉政变”。

在咸丰皇帝薨逝后的这次政变中,安德海充当了慈禧与恭亲王奕訢的秘密联络人的角色,为灭掉8位顾命大臣,助慈禧夺得清室大权,立下了“犬马之劳”。

因此,安德海深得慈禧信任与喜欢,成了慈禧身边最红的一位太监,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大太监李莲英。

在“辛酉政变”之后,慈禧即任命安德海为总管大太监,成了朝中显赫一时的大人物,就连朝廷要员都要惧他三分,更不要提作为傀儡的小皇帝同治了。

安德海与慈禧的关系密切,慈禧想了解不听话的儿子同治皇帝的一言一行,往往会派安德海去布置眼线,安德海恃宠而骄,还喜欢搬弄是非,结果就是把同治皇帝搞的很狼狈,对其恨之入骨。

关于安德海娶妻的故事,就介绍这些,安德海在晚清历史上,算是一位重量级的太监,不过,“多行不义必自毙”,安德海最后也是死于非命,自己种下的恶终得回报。

在慈禧太后的身边,有几个得力的大太监,比如安德海,李莲英等,其中慈禧最爱的太监安德海,小小年纪便深得慈禧信任与器重,一定是事出有因的。安德海曾助慈禧太后夺权,即保住了慈禧的性命,又助其掌握清室皇权,自然深得慈禧的宠爱。

慈禧最爱的太监:安德海

在慈禧身边的众多太监中,要说哪一位最得宠爱,那当然非安德海莫属了。

在晚清时期,太监的权力变得大了,一些得宠的太监,比如安德海,甚至不怕朝廷大员放在眼里。太监之所以如此狂妄,主要还是因为深得主子慈禧太后的宠爱。

安德海就是一位深得慈禧宠爱的大内太监,安德海为人机灵,懂得讨主子欢心,即便是慈禧这样一位喜怒无常的主子,安德海都能伺候的喜笑颜开的,没有一两把刷子,肯定是不行的。

安德海:投慈禧所好

太监安德海,在宫中被慈禧亲切的称为“小安子”,可见慈禧与安德海的关系,真的是非同一般的。

安德海很会讨慈禧的欢心,也懂得投慈禧所好,安德海给自己立了一条做事的规矩:凡是慈禧喜欢的,坚决满足。凡是慈禧不喜欢的,坚决反对。

凭着这条规矩,安德海把慈禧太后伺候的高兴至极,后来只要是安德海说的话,慈禧太后必定认可。

作为慈禧身边的“可心人”,安德海在服侍慈禧太后时,也可谓是尽心尽力,有时甚至是别出心裁。比如,针对慈禧喜欢看戏的特点,安德海在慈禧太后常住的西苑,命人建造了一座精巧绝伦的大戏楼,以满足慈禧太后随时看戏的需求。

从安德海投慈禧所好这件事上,不难看出:哪里有需求,哪里有市场,作为会讨主子欢心的安德海来讲,可谓将这一定律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放在今天,安德海不做太监,去帮个市场公关经理,也一定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安德海的下场:裸尸城门

如果安德海是一个安分的人,懂得物极必反的人,想必安德海的下场就不会如历史上那么惨了。可是,作为慈禧最爱的太监,安德海还是没有逃出“恃宠而骄,骄而必败”的命运。

安德海深得慈禧宠爱不假,但恃功自大,纳贿招权,肆无忌惮,甚至私下里干预朝政,不怕皇室亲王、朝廷重臣放在眼中,甚至连同治皇帝、恭亲王等人,也均有轻慢之举。

在宫中玩腻的安德海,于同治八年(1869年)借同治皇帝即将举办大婚典礼之机,在慈禧的默许下,出宫去江南一带采购龙袍和婚礼所用之物。

出宫之后的安德海,全然不顾顺治皇帝的清规祖训“四品以下太监不得出宫”,坐着豪华楼船,悬着龙凤旗帜,沿大运河一路招摇南下,直奔江南而去。然而,死亡正一步步向他逼近了。

当安德海行到德州境内时,德州知州叫赵新,将此事禀报给了山东巡抚丁宝桢,丁宝桢早已对安德海凭西太后之宠,为所欲为之态非常不满,机会来了,怎么能放过。

泰安知县何毓福,曾在京内任监察御史,被安德海陷害入狱,被贬为泰安七品县令,十分痛恨安德海。接到抓捕命令后,何毓福在一个院内水井中,抓获安德海,押解于济南。

山东巡抚丁宝桢杀慈禧心腹太监安德海,并曝尸济南通衢,一时成为晚清时期一件震惊朝野的大事。恃宠骄狂的安德海下场悲惨,不仅被当众砍头,且裸尸挂在城门上,任人围观。